墓地_今天也在睡觉

是非成败一场空,跨过了坎儿,大家都是英雄。

祝狮狮生日快乐啦🛳🛶⛵️🛥🚤⛴🚢小船都给你都给你 _(:зゝ∠)_
生贺?生贺还没生出来嗯!我能拖到安哥生日我!【醒醒】


我永远喜欢肃霜老师!!!【痴汉发言悄悄der】

这段时间就是疯狂推荐推荐推荐各种了!大家不要嫌弃我呀哭唧唧qwqqqq

【安雷】恋爱战界。15。完结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习惯总来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快。

安迷修坐在雷狮的床边,将手里还温热的水杯放在一旁。

 

八岁那个冬天父母被杀害以前,自己的习惯会是哪里?会有父亲,母亲,一个简单而温馨的家,一定是的。那段日子自己一定有一个充满惊喜的圣诞节,可以吃到母亲做的可口的饭菜。只不过那段习惯永远地被掩埋在了八岁。

那之后呢,安迷修的习惯是在一个收养自己的医生家里。医生将自己毕生所学一点点地传授,还请了格斗教练教他如何防身。记忆里的自己喜欢站在医生的诊疗室里,看着一个个满身血迹被送进来的病人,然后又包扎的如同木乃伊一般被送出去。

 

随后的习惯蔓延到一个小小的出租屋,几十平的小房子,向阳。窗台上放着一盆向日葵,是从医生家的花园里移植过来的。在之后,开始接杀手的工作,有了一定的积蓄,习惯又换到一栋小别墅里,背光,向日葵是带不过来了。再后来,当了私人医生,习惯成了昼伏夜出。

 

再之后呢——

 

“唔…”

 

“啊、雷狮,你醒了吗?”被打断思绪的安迷修站起身,凑到床上的人面前去看。

 

“安迷修…”雷狮眨了眨眼,身上传来的隐约的疼痛和动弹不得的身躯告诉他,他现在应该是个木乃伊状态。“你脸真大。”

 

“你——”万万没想到雷狮来了这么一句,安迷修一肚子的嘘寒问暖都被结结实实地堵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安迷修反应过来。

 

“你个瞎子怎么知道我脸大?!”

 

“哟,你自己说的。”

 

雷狮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安迷修用力地摁了一下他的伤口。

 

“我救你的费用和你的医疗费,”年轻的医生听到对方的抽气声后不怀好意地笑起来,“你看起来要以身相许了。”

 

“我还是有存款的好吗,你这个黑心医生。”

 

“啊那个啊,丹尼尔给你发了邮件说都当违约金了。”

 

“.…..”

 

“和我这么个即将半残的人过一生?”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年轻的医生突然拿起旁边的水杯。杯里的水随着人的动作晃开一圈圈的波纹。

 

“喝口水吗?”

 

“好…”疲惫的身体不仅叫嚣着口渴,还叫嚣着肚子饿。雷狮只觉得张开嘴发出第一个音节的一瞬间对方的唇便堵了上来,唇齿之间流动着的是安迷修刚刚含在嘴里的水,喝下去的时候还带有点温热。

 

“看见了吗?”安迷修笑起来。

 

“啊…很好看。”

 

雷狮看着眼前的黑暗逐渐褪去,慢慢的鲜亮起来。再然后,光线照了进来,安迷修唇角飞扬,从窗户口迎面而来的风吹起他淡棕的发丝,那双眼眸里倒映的,是万千的光芒。

 

“再加上我制作的解药上市的价钱,”医生目光灼灼。

 

“愿意以身相许了吗?”

 

现在的习惯是,重新在郊区买了一栋小别墅,虽然是新家但是却意外地发现什么都不缺,这都得归功于现如今发达的网购。安迷修喜欢坐在软的让人陷进去的沙发上,抬眼就可以看见绷带还没拆完的人盘着腿打游戏。以后的习惯都要,和那个叫雷狮的人有关。

 

 

安迷修不知道的是,雷狮没有告诉他。

 

早在第一次见面那天的夜里,他就已经醒了。他环视了一圈,发现安迷修就睡在自己的床边,蜷缩在那里,一副小心地守着他的样子。

 

谁先喜欢上谁的呢。

 

谁知道呢。

 

 

“喂安迷修,”雷狮把怀里捣鼓的电脑调转了个面冲着安迷修,指着上面的一行数字。

 

“本大爷的悬赏到四百万了。”

 

像只骄傲的想要夸奖的小兽。

 

安迷修把电脑拿过来,敲了几个键,又转过去,“四百二十万在你面前。”

 

“嘶——”

 

两人对视一眼,突然同时笑了起来。

 

终究,那段充满了躲藏与试探的时代,那段浑身是伤也咬牙坚持的记忆,已经成为了过去。虽然遥远,但绝不可能忘记。

 

层云之上的阳光透了出来,照射在了这一方天地之间。

 

END。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终于又完结了一篇,(/≧▽≦)/开森,虽然好像坑掉了一篇安雷,要是有灵感的话还是会更_(:з」∠)_哒【毕竟我很喜欢小雷狮欺负安哥】,大家都要开学啦,希望新的学期好好加油哦,不行了就回来吸点老师们的安雷酱【我不要回学校啊啊啊我不要回山沟里】,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啦,我要开始挺尸了【你】!

【安雷】恋爱战界。14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本章有角色流血等不适情节!!

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恋爱战界




TBC。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你!ღ( ´・ᴗ・` )比心

下一章就可以完结啦哈哈哈,但是明天要和同学出去玩没有时间更新,那就周一啦2333

【安雷】恋爱战界。13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本章有角色流血等不适情节!!

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有电脑惹,回家惹,来补档嘻嘻】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啊!我也想对狮狮酱酱酿酿【你】快完结惹,要不要来一发完结炮呢【搓搓手】

话说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安雷群推荐嘞,就是那种不时有老师激情开车的【你】

别说了我又被屏蔽了【跪地】

【安雷】恋爱战界。12。R18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又没有电脑惹!!反正这章是车【你】
大家走微博外链吧( ˙꒳​˙ 三/ ˙꒳​˙)/挂了叫我喔

评论再发一次2333
https://m.weibo.cn/5552491147/4209223485203145

存稿不够了啊啊啊啊啊啊【花式跳楼】

【安雷】恋爱战界。11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ღ( ´・ᴗ・` )比心!

在亲戚家碰到了电脑!给大家补档啦,其实我五点就准备好发惹,然后,我被屏蔽了【呆住】下一章是酱酱酿酿我突然有点慌【你】qwqqq

【安雷】恋爱战界。10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那个最近回老家热我没有电脑惹所以前文没办法给小伙伴们超链接惹,就,大家戳进主页看吧_(:зゝ∠)

10

稍微有些陈旧的空调发出吱吱的声响,雷狮把从安迷修那里借来的内裤洗干净挂到阳台上。秋夜的风有些寒冷让他打了个寒战,也让阳台上绿萝的叶片颤抖了一下。
最近这样安逸的日子也过够了,偶尔也切换一下被人追着跑的日子也不错。少年跳上床,拿出平板电脑半靠在床头。

“在干嘛?”那边安迷修洗了澡出来,一手擦着半干的头发来瞄他的屏幕。

“看悬赏金排行?”
“我只是在玩消消乐。”

雷狮把屏幕转过来对着他,上面有一个大大的LOSE的标志。

“喔。玩得挺烂。”
“那是我懒得。说到悬赏金,你是怎么搞到三百五十万的?”

他想起安迷修那个时候说的,原本以为自己的三百二十万已经很高了,没想到——

“你是把某个腐败分子的女儿骗上床了吗?”
“当然没有。”安迷修拿起吹风机,回过头来弯了弯嘴角,“我只是把他们家炸上了天。”

吹风机嗡嗡声音响起,雷狮看着对方布满伤疤的背部愣了愣,他翻了个身,将自己卷进棉被里。

“你干嘛?”
他感觉到身后的床陷下去了一块,没好气地回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躺下的人。

“睡觉呀。”

“我先霸占了床。”

“你睡的是我家的床。”安迷修摁灭了床头灯,道了声晚安,便就只剩下了绵长的呼吸。

雷狮本想把人踹下去,结果脚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忙活了一天,也该累了,绷紧的神经松懈后倦意就像潮水一般。

秋夜里的月光照耀在城市上空,渐渐安静下来的街道上行人渐行渐少,只有昏黄的路灯还在运作着。雷狮背对着安迷修,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他没来由的想起安迷修别墅家里的一些东西。

堆放在书房里没舍得扔的少年热血漫画,冰箱上贴的便签条,沙发上的水果抱枕,退休老年人一样的满是花草的花园…

“安迷修,你为什么不干了。”

空气里安静到不行,雷狮一度以为他已经睡死了,想拿脚去踢他。

“钱少。”

“别装了。”

雷狮转过来,还是踢了他一脚,他看着被子里隆起来的那一处,目光灼灼。

“和本大爷说说呗,说不定哪天我就聋了呢。”

他盯着天花板,周身的空气有那么一瞬间安静,连呼吸声都不在回响。

“我那个时候觉得,斩断这世界上的恶,一切就能好起来。”安迷修没转过来,他蜷缩在棉被里,就好像和雷狮之间隔着一层纸,“那些法律制裁不到的我来制裁,那些由高官压下来罪恶的我来揭露,于是我不断的杀人,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对方倒在我的面前。”

“但是后来我发现,即使我杀了这么多人,这世界上还是在源源不断地发生悲伤的事情,对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说是,对死去了家人的高官权贵也是。”

“那个时候我开始怀疑,怀疑自己做的到底是不是对的,我开始不接任务,每天闲散的像个无业游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来去奔跑欢笑的孩子,站在斑马线的一端看人来人往疾步匆匆,靠在电视塔观光厅边缘俯瞰整个城市。”

“我发现我想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已经融不进去了。于是我选择去当了医生,给钱我就能帮忙去救人,好像这就能找到点什么一样。”

安迷修也转了过来,黑暗里他的眼眸荡漾着深深浅浅的光,看上去就像盈满泉水的小池,灿烂的阳光落进了里面,在其中开出璀璨的金色花朵。

“那你找到了吗。”

“我找到了你。”

他的声音缓慢下来,温存得能让人清晰地听见他声音纹路里光辉的暖意。

被这样的回答愣了半刻的雷狮笑了一下,留给他一个后脑勺,“你可是真是个白痴。”


安迷修久违地做了个梦,梦里他满身伤痕地倒在地上,触目所及皆为白,只有自己身下的血迹是红色的,缓慢地流淌开来,在地面上划出长短不一的痕迹。

这个时候,手臂上的伤口处传来温热湿润的感觉。再次看过去,是一只成年的黑豹,它有着野兽的锋利的牙齿,和一双耀眼的紫色眼瞳。它舔着他的伤口,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好像每一处,每一个角落的疼痛都能被它找到。

安迷修突然有点想笑。
这也太像雷狮了吧…

他抱住这头野兽,它窝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的脖颈。他坠入了无梦的沉睡,他听见了重合在一起的心跳——

觉得安心。

TBC。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首先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要多吃安雷酱喔(* ॑꒳ ॑* )⋆*
下一次的更新时间刚好赶上正月初一要去走亲戚就放到初二吧2333

【安雷】恋爱战界。09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那个最近回老家热我没有电脑惹所以前文没办法给小伙伴们超链接惹,就,大家戳进主页看吧_(:зゝ∠)_



09

“这就是你说的浪漫的事?”正给后面那位大爷当司机的安迷修抽了抽嘴角,默不作声地超了前面那辆慢悠悠的三轮车。

摆弄着手里枪械的大爷嗤笑一声,“我说安迷修,你是真的对我有兴趣?”

“其实我个人更偏向于漂亮的小姐姐…”感觉到背后的森森寒意安迷修觉得自己还是闭嘴的好。

“我对你挺有兴趣的。”雷狮突然把头伸到前面来,冲安迷修舔了舔嘴唇,一只不安分的手突然抚上了安迷修的胸膛。

正在宽敞大马路上行驶的黑色路虎突然一个大摆头,车轮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活脱脱一个喝醉酒了的司机,好在他最后一刻清醒了才没有撞到旁边的车。

“雷狮——!”松了一口气的安迷修腾出一只手来按住自己身上那只爪子,“我还在开车!”

后者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伸出另一只手又搭上安迷修的大腿,不怀好意地蹭了蹭。“我知道,我不会下车的。”

作乱的杀手身体微微前倾,偏着头的原因额发都因为重力而向斜下方微微垂落着,倒是把一双眼眸露了出来,翘起来的嘴角遮掩不了主人的坏心眼,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一点虎牙,看上去就像一只猫一样。猫…?安迷修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他毫无意识地松开了抓着方向盘的手,捏住了雷狮的脸颊。

软软的…嗯,弹性也很好。

“我说…”雷狮压了压额角蹦跳的青筋,“看路啊你个白痴!”

回过神来的安迷修发现自己目前是处于连人带车往一边的护栏上撞的状态。

于是黑色的路虎又给过往车辆表演了一个漂移拐弯,导致了后面的行程中基本上没有什么车辆敢靠他们太近。

“这到底时谁导致的啊。”安迷修嘟囔着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回去不再作妖的雷狮,发现对方的脸颊…

好像有点红。

是我下手太狠了吗。

眨了眨眼的安迷修默默地从后视镜中偷看了雷狮一小会,只是一小会儿。


两个小时前。

“你把那三具尸体丢哪里了?”端着两碗泡面从厨房出来的安迷修看着已经打扫的似乎PIKAPIKA闪光的房间,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雷狮盯着对方那围裙上可笑的粉色欢乐小马抽了抽嘴角,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专业人士处理。大概不是焚化炉就是硫酸池吧。”

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画面的安迷修缩了缩脖子,把雷狮的那碗泡面递过去,自己走到餐桌对面坐下。

看着被推到面前的泡面,雷狮看到里面还卧了个鸡蛋,趴在热气腾腾的面上看起来水灵灵的。“所以,你是不是该好好和我说明一下?”杀手先生拿起筷子戳了戳那个橙红橙红的蛋黄。

“如你所想,我原来也跟你同行,悬赏三百五十万的。”

最后那句话好像尾音有那么一点上翘。

啊戳破了。不动声色抬起筷子舔了舔上面还粘着汁水的杀手先生接着道:“然后呢?跑去当黑心医生?”

“赚得多还不赖。”呲溜着面条的安迷修含糊不清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种想一刀捅在你胃里的冲动。”

悬赏三百五十万的安迷修先生默默地看着对方不知从哪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术刀在手里把玩,咽下了嘴里的面:“等我说完下面的事你就不会想了…”

放下刀的雷狮也开始呲溜起面条,但没过一会儿就抬起脸瞪着安迷修,那副好面孔上明晃晃地写着“你说”两个大字。

“那个药我已经查出来了,”安迷修皱着眉头拿出了今天下午的成分报告单,神色突然凝重了不少,“是一种能够逐渐让人丧失五感的药物,这种东西要是流通到黑市那边,估计会被卖出个好价钱。”

接过了报告单的雷狮也逐渐皱起了眉头。

安迷修沉吟了片刻继续说了下去,“你现在已经失去了味觉,雷狮。”

“什么?”

“你的面里我放了三倍的盐。你什么也没尝到吧。”对面的闻言人垂下眼去,从他的表情里安迷修已经猜到了答案。

对于一个职业杀手来说,五感要比普通人重要的多,不单单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问题,杀手是一个到处招惹仇人惹是生非的职业,失去了五感的悬赏三百二十万的杀手,不要说杀人了,也许连摸枪都做不到。这个消息一旦透露出去,来要这三百多万的人估计都能排着队到安迷修他家小区门口。

“但是你不用担心。”安迷修突然伸出筷子把自己碗里的那个鸡蛋夹到了雷狮碗里,“我会想办法的。虽然托你的福我们要跑路了。”然后他用一只手支起脸,开始念叨一共欠了他多少钱的问题。

这是在…安慰自己吗…

雷狮盯着碗里那个多出来的还冒着热气的黄澄澄的鸡蛋,勾起了嘴角。他夹起来,咬了一大口。

“卖身要吗。”

神秘又熟悉,致命的吸引力哑然无声。
谁知道呢。

TBC。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在南方老家冷死qwqqq这里怎么会没有暖气啊啊啊

【安雷】恋爱战界。08

安·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迷修X雷·偷鸡摸狗啥都会的杀手·狮

OOC有,剧情没有(^∇^*)

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06  07


恋爱战界。


08


雷狮拉上了窗帘,遮住了从巨大落地窗折射进来的光线。然后他转过脸,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抿了抿唇,屋内灯火通明拉的人影子斜长,暖气也开得很足,可他静不下来。

 

他按了按背上作祟的伤口,压下心底的那份躁动与不安,但有什么还是驱使着他逐渐上前,握住了门把手。

 

冰凉的把手惊得他一个激灵。

 

离开战场后名为养伤的安逸生活所带来的影响潜移默化。他想起下午的时候安迷修帮他更换绷带,而他安安分分地坐在那里,看着安迷修修长而灵活的手指出神。等到雷狮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可以这样自然地相处的时候,他们已经这样很久了。能让一个人融入自己的生活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特别对两个都习惯独自生活的人来说。

 

只是有些东西在发生着改变。

彼此彼此吧。

 

握住门把手的手微微发力,杠杆带动轴承转动。

 

光线照进了门扉之外的黑暗。

 

 

被雇佣来的杀手颤抖着双唇,他的眼瞳因为疼痛和惊恐逐渐放大,他听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的枪支掉在地上——划开一个好看的弧度滚落到一双皮鞋下。

 

那个人站在光与影交接的地方,光线在他脸上拉开一道明晃晃的分界线,皮鞋擦得锃亮,打着一丝不苟的领带,白大褂服服帖帖地穿在身上,一双长腿也被包裹在极好的布料里勾勒出修长的线条。那双眼底交错着明暗不定的光辉,英气的脸庞上嘴角不受控制地翘起。

 

医生略微退开两步,露出了将死之人腹部插着的东西。刀身几乎已经全部埋没了进去,周身鲜血争先恐后地从切开的小口往外涌又因为刀身的阻挡没有那么迅速。

 

“请安心你不会死的这么快。”说这话的时候医生用余光瞟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另外一个人,有大面积的鲜血从对方身下渗出,渗入木地板的缝隙里。

 

“刀插在了你的脾脏缝隙之间,虽然有点疼。正常情况下被刺伤的出血量是每分钟108毫升,但是如果扎在脾脏之间会被减缓到每分钟90毫升,再加上刀还在你的身体里帮你堵着洞口更会下降到每分钟84毫升。”医生漫不经心地将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在临死之际,请配合一下回答我几个问题。”

 

他的语言那么恭敬,又那么淡然,就好像再说明天吃什么这个话题一样,可带给人的感觉却是森森的寒意。

 

自知活不长的杀手踉跄了几步,听见自己的血液滴在地板上的声音,他颤抖着用手捂住皮肉与刀身的交界处,指尖是一片湿润。

 

“请不要试图挑战一个医生的耐心。”

 

有什么东西“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那人视线朝下看去,发现那是自己藏在口袋的微型炸药。

 

“谁派来的?”

 

“制药厂…委托…”

 

“目标。”

 

“杀手雷狮以及…和他一起的医生。”

 

“原因。”

 

控制不住跪下身去的人颤抖着双唇,似而留恋似而不舍地用力地呼吸了几口空气,“药…”身体在主人意愿的驱使下向地面倒去,刀片划开肉体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这人挣扎了几下,再没了声息。

 

医生皱了皱眉,沉默不语。

 

夜晚才刚刚开始。

 

“逼问失败了啊,医生。”

 

“你们杀手现在都这么有骨气的吗。”

 

他回过头,光线透出来的地方站着一个看不清表情的人。距离这不远的商业圈里光怪陆离或醉生梦死的夜晚,都跟他没有关系。总有那么一刻,人要回到与世隔绝的寂静中。

 

雷狮站在那里,带有些许笑意的凉薄声音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里响起,如同割破咽喉的雪寒匕首。

 

“要不要来点浪漫的事,安迷修。”


TBC.

感谢不厌其烦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周六那天的更新不是这篇(^∇^*),因为是喻文州生日啊!我老公生日啊!我要是蹲出来了贺文我就,没有我就...我就啃粮【你】

这篇我已经屯到开车惹,然后我卡住了【捂脸

最后祝大家小年快乐啦~